廉颇故里——廉庄

时间:2012-05-16 13:56:53 点击:
    由学者连春锦先生经过史学论证,推断而得。位于山西省平遥县段村镇,在距城三十里的太岳山支脉码头山下的黄山岗上。周围与高岗高差约60米,是古代以家族独立,“坐山为王”的好地方。廉氏家族原住比较繁华的中都,为了躲避战乱,寻求安逸,廉氏族群迁到了这个偏避的“世外桃园”,通过开发建设,那里便成了廉氏世代繁衍生息的根据地。而后,不断有廉氏族人从这里迁往全国各地。
  廉庄旧村,是一个三面临沟,一面连岭的“半岛式”村寨。地貌象一只圆形的蕃瓜,村东南山岭象蔓叶茂盛的“长青藤”。东门外,南面为塄,是天然的城墙,北面是沟。东南面三面虽无城墙,但60多米的深沟比城墙高好多倍。可谓鬼斧神工,自成险境要冲。扼守村东,则一夫挡关,万夫莫开,可保廉庄太平无事。
  廉庄村南五里许有码头山(属太岳山边沿),传说是大禹治水以前,码头山下为一大湖,名“晋阳湖”。大禹在今灵石方向,将晋阳湖掘口,把湖水引入汾河,使湖面迅速缩小。因而百姓中有“金鼠盗开灵石口,空出山西晋阳湖”一说。到公元前350年,晋阳湖仍跨祁县平遥,在《战国史》所附地图上,尚有晋阳湖。所谓码头就是晋阳湖边青龙山行船码头。有“青龙码头一扬帆,直达交城紫华山”的传说。
  一、廉颇,姓廉,名颇,字洪野。
  据平遥廉庄老人讲,廉颇还有个名字叫“洪野”。连先生推测,“洪野”即是廉颇的“字”。战国时,廉庄以西有晋阳湖,号称码头山的地方,距廉庄不足5里。很明显“洪”代表出生地域。据传,廉颇生性粗野、莽撞,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劲,这个“野”代表他本人的品性。“洪”、“野”二字连起来表明廉颇是出生在湖边的一个性格粗野莽撞的人。这种名字,很符合我国古今流传的取名的方式和涵义。再从字义分析,洪,大也;不阻河流为洪。取“洪”为字,表现了廉颇自幼就有宏大的抱负,对光明、对进步有无限的追求和渴望。野,旧指乡间、民间为野,与朝相对。表示廉颇欣赏自己粗犷、耿直的甚至带有几分粗野的秉性,更有怀念祖先居“陋”而清高的情操(孔子曰:“君子居,何陋之有?”)。总之,以洪野为字,不论是自命还是外取都寓意颇深,反映了当时中国儒家思想对廉颇的祖辈、父辈以至他本人的熏陶。从而使廉颇从小练就了一身出类拔萃的武艺,以至后来能征善战,功勋显赫,成为一代名将。
  二、廉宗祠
  廉庄廉宗祠与村中福安堡的布局正好体现出建“祠堂于正寝之左”,即廉宗祠建于正寝福安堡之左,这绝不是一种巧合。(推知:1、廉宗祠约始建于南宋前后;2、福安堡是廉氏祖宗“正寝”之处;3、廉氏从商代大廉之后有史记载的官僚士大夫只有廉颇;4、廉颇后裔在其出生地建宗祠以祀之既顺利成章,也名正言顺。)
  廉宗祠位于廉庄西北半坡梁上,座东向西,高耸的十三级台阶和豪华的门楼显示出家族的尊贵。院里院外,布局合理,严紧有序,工艺精湛,气派宏伟。祠堂随地势分为上下院落,下院南北各三间窑相对称,为守护人住和当仓库用。登上五层台阶后进入上院,见祭祖堂分为上下两层,下层五间窑,北侧为明堂,曾立有两块约一人多高的大碑,并建有一窑坡可登上上祠堂的三间北窑以及建在下层五间东坡窑上的一大间雕梁画栋的木结构楼房。南侧通往南偏院修有一圆门,是家族中有过“出将入相”人物的象征。上院南侧圆门旁还曾立有一块约一人多高的无字碑,令人深思,有待世人破解其意。据廉氏族中老者讲,以前宗祠内祭祖堂下层正堂正中曾供着三尺余高的先祖廉颇将军之灵位的木质雕刻的神位,后壁挂前“神旨”,即写在布上的家谱,也称神轴或神则,廉颇家族后裔称“神旨”,表示对祖宗的崇敬。两旁挂着后来宗祖依辈次排列的灵位,古老的半副凤仪銮驾竖立在醒目的位置,显耀着“出将入相”的威严。
  每年正月初一到初五为廉宗祠的祭日。其祭祀活动一直坚持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方终止。
    廉颇故里——平遥廉庄,在平遥县城南18公里处,位于太岳山边沿的丘陵山区过渡地带。傍山临水,环境宜人,这在我国商周乃至先秦时期,是先民们理想的聚居之地。佛常河流域,村舍密集,廉庄周边,文化史悠久,根据考古调查确知,此去不逾10华里的段村古镇,远在夏代即有人类繁衍,在同廉庄一河之隔的希尧、旭庄、西周至战国时期的古遗址规模可观,文化层深厚,内涵丰富。古文化遗址的累续发现证明:廉庄被人类开发的下限年代不晚于西周。
  古代先民择水而居,早年的佛常河水必是川流不息的,廉庄四野,土细而不松,润而不躁,色泽鲜明而不暗,村庄在佛常河东岸的大山之下、高崖之上坦荡而处。大凡去过廉庄的人,都会有同样的一些感觉:廉庄人深爱自己家乡的山川风物,廉庄人好客乐于谈古论今,廉庄人兴趣广泛,十分关心外面世界,廉庄人崇文尚武,似为遗传。孔子说过:“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聪明的人有似于水,长流不滞;仁德的人有似于山,安于义礼而厚道耿直。从廉庄人性格和廉庄人品德中可见得天地人之间相互感应的关系和结晶。
  在廉庄村边的土楞上,曾发现嵌留的古青砖一二枚,每枚长31厘米,宽15厘米,厚6厘米,以其体量之大,质之坚实,尤其长宽厚比例之特殊,令人对村中曾有的(实际也有现存的)建筑物规制产生了一些联想。
  现存于我县城乡各地的大量古民居,基本都是清代中晚期遗物,相比之下,廉庄的宅舍显得十分原始:①、宅院群落集中在高崖陡坡上,外观高峻,实则低矮,营造当年,似乎仍然受看周代礼制思想的约束(《礼记·礼器》载:“礼有的高为贵者,天子之堂高九尺,诸侯之堂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在廉庄古民居中很少见有台基。②、凿土为穴的习惯依然存在,土窑洞尚未绝迹,房舍都由体量不太高大的砖碹窑洞组合而成,从中可见居中形式的发展脉络;③木石构件加工粗简,房屋造型古拙,装修质朴;④“因天材,就地利”(《管子》),道路不中准绳。在廉庄古民居群中,至今残存有近乎元代的单体建筑,早期文化特征明显之至,令路人惊异。初考村中福安古堡和廉氏宗祠,其文化意蕴又是耐人寻味的。
  福安堡坐落在河谷二层台地上,地势原本平广,方方正正,坐北向南。古堡面对超山,遥望麓台,背后高岗迭起,紫华山美景在远方衬托;左边丘陵起伏,势宏山秀,奇观异景引人入胜;右边佛常河贴境而过,源头活水,生机盎然。堡以夯土墙环绕,南北各开堡门一道。堡内一条贯通南北的大道恰在中轴线上,北接堡门,南连庙堂,南门则开在编东的位置。在大道两旁,宅门排列有序,房舍比肩而在,庭院布局紧凑,既方便生计,又利于人际关系的和谐。综观福安堡的建筑格局,看得出在其选址和兴建中,注入了先秦时期朴素的宇宙观和礼教思想,这样的堡便是向南的、方形的、中轴强烈的,使之迎山接水,讲求藏风聚气,有益于人的身心健康。在这座古堡里,我们毋须追究廉颇当年的住所在何处,但可以相信的是:在这一方土地上,在人的活动同大自然协调一致的环境里,在礼教色彩浓重的聚居中,在习兵尚武的风情民俗中,能养育出大义大勇、出将入相、胸怀坦荡保社稷的廉颇品德,全在情理之中。一个人幼年时代的好住处绝不是他成材、成功的保障,然而良好的环境定是有利于塑造心灵,陶冶情操的。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