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伯公是中华谢氏共祖炎黄的受姓始祖

时间:2012-05-16 14:08:45 点击:

——读《诗经·大雅·嵩高》之我见

 

重庆市忠县  谢宝枢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由中国文化大儒孔子收编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期大约500多年间的305篇诗歌。《大雅》主要是西周时期的诗,是周代史诗;《嵩高》一诗就是叙写了申伯公为中华谢氏“共祖炎黄”的受姓始祖被授封全过程的史实,是最早记载中华谢氏渊源的原始历史文献,是一部西周南方邦国谢邑的开国史诗。

《诗经·大雅·嵩高》全文是——

崧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四国于蕃,四方于宣。

亹亹申伯,王缵之事,于邑于谢,南国是式。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执其功。

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田,王命傅御,迁其私人。

申伯之功,召伯是营,有俶其成,寝庙即成。既成藐藐,王锡申伯,四牡蹻蹻,钩膺濯濯。

王遣申伯,路车乘马,我图尔居,莫如南土。赐尔介圭,以作尔宝,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申伯信迈,王饯于郿,申伯还南,谢于诚归。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疆,以峙其粻,式遄其行。

申伯番番,既入于谢,徒御啴啴,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显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

全诗共八章,开篇就以中岳嵩山雄伟高大的气势起兴,点明申伯是炎帝后裔四岳之后,源出洛邑,成长在以炎黄二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大融合之发源地的神灵环境中,是捍卫周王朝美好江山的栋梁之材。

诗一开头就用性隆冬不凋、四时长见、有松之操的菘菜,和位于华夏中央的高山即中岳嵩山及嵩山顶峰名峻极峰比天高峻比天高贵的描述,使人不得不联想到上古时神农炎帝族从西北迁入黄河中游后,曾长期居住在嵩山与箕山附近的伊水洛水流域,从原始人群的游牧生活发展为种植五谷菜蔬的定居生活,解决了民以食为天的大事;不得不联想到炎帝族其中一支部落首领伯夷,崇拜山岳,号称“四岳”;不得不联想到第一个统一华夏各部落成为共主的天子黄帝到大禹都生活在嵩山一带,常游于嵩山之巅,至此这里成为中华民族开始进入农耕社会的发源地,成为炎黄二帝引领古代华夏族由野蛮时代走向了中华文明时代,成为华夏多民族相互交融之地,炎黄二帝也成为中华多民族的共同祖先,因此各族人民都称自己为“炎黄子孙”;不得不联想到周武王初灭商,周公在嵩山附近建造了洛邑,成为了周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里的嵩山,誉为我国历史发展的博物馆,嵩山是人们心目中的神山,这里地灵人杰,诞生了四岳之后甫和申,成为周宣王中兴、繁荣昌盛、四方顺安的支柱骨干。

诗中言申伯其人,“亹亹申伯”,“申伯番番”,勤勉不倦能力强、勇武有豪情的申伯,论贤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论才能,“文武是宪”,“戎有良翰”,能“揉此万邦”;论功望,证讨玁狁有国功,是“四国于番,四方于宣”的“维周之翰”;论贵贱,是炎帝后裔四岳之后,是王亲国戚,是在朝的卿土;论宗法关系,是 “王之元舅” ,甥舅关系。申伯完全符合西周宗法用人制度的条件,是周宣王朝“我图尔居,莫如南土”、“南土是保”的理想人物。

《周书·武成》载:“天休震动,用附我大邑周……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官为贤,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丧、祭,惇信明义,崇德报功。垂拱而天下治。”这宗法分封爵位制和井田制是西周王朝完备而成熟的治国大政方针。周武王建国后,大封同姓异姓国,初封71个诸侯国,其中兄弟国15个,同姓国40个,也封异性国,对有大功的姜尚封于齐,后齐又分封申、吕等异性国。《吕氏春秋·观世》云“周之所封四百余,服国八百余”

西周的宗法分封爵位制度是把政权、族权、神权“三合一”的奴隶社会的政治制度,是上层建筑;井田制是奴隶社会土地公有化制度,是国有化的经济制度,是经济基础。在宗法制度下,奉行嫡长子继承制,规定正妻所生长子为嫡,为大宗;支子为庶子为小宗。周天子以嫡长子为继统,始终是大宗,姬姓,无氏;众庶子是小宗,姓不变,分封国、邑为氏。异姓有功的贵族,则通过联姻成为甥舅,分封为诸侯,以土为氏,也纳入宗法关系。周宣王元舅申伯“于邑于谢”就是申氏改封为谢氏,纳入周王朝宗法关系的。《史记·夏禹下》云:“中国赐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古今印史》云“古者姓统族,族统氏”,“胙之土而命之氏”是古代天子建德之举,到了实行宗法制的西周时代,“姓”与“氏”成为了周王朝统治人民的工具。《周礼·地官司徒》云:“族师各掌其族之戒令政事。月吉,则属民而读邦法,书其孝弟睦姻有学者。春秋祭酺,亦如之。以邦氏之法,帅四闾之吏,以时属民,而校登其族之夫家众寡,辨其贵贱、老幼、废疾;八闾为联,使之相保相爱,刑罚庆赏,相及相共,以受邦职,以役国事,以相葬埋。若作民而师田行役,则合其卒伍,简其兵器,以鼓铎旗物帅而至。掌其治令、戒禁、刑罚。岁终,则会政致事。”又云:“凡国之大事,致氏、大故、致余子,乃经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以任地事而令贡赋。”《谷梁传·宣公十五年》云:“古者三百步为里,名曰井里。”《孟子·腾文公上》云:“方里而井,井九百亩,其中为公田,八家皆私百亩,同养公田,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春秋左氏传·桓公二年》云:“古之天子治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以等衰。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觊觎。”《周礼·王制》载:“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之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不合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从以上这些西周制定的典章制度看出,是根据血缘关系、亲疏远近关系和功劳大小确定起一套土地财产和政治地位的分配与继承的制度,利用册封,周天子把土地以及居民赐给受封的诸侯,诸侯再在自己的封地里经天子批准后分封卿大夫,卿大夫又在自己的封地里分封士,最底层的是束缚劳作在以“井”型为单位的土地上的无姓无氏的广大奴隶和生活在国都近郊的以“田”型为单位的土地上的与王族同族的众多平民们,使周人产生了“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平民—奴隶”的等级之分, 这样自上而下的治权与族权合一,于是乎全国形成了一个以中央集权的周王室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由四周拱卫的统一的等级分明的宗法政治结构和国家体系,“国”和“家”密切地结合在一起,保证了周王朝对全国的统治和国家的强盛。周王朝在实施宗法分封制和井田制同时,大力推行礼制,积善修德,和悦百姓,施善政于天下,人人遵守符合自己身份的行为规范,天人合一,使政权不但得到族权并得到神权的配合,共历三百多年的西周成为中华古典文明的重要时期,致使周王朝在中华历史上统治了八百多年。

为了保证周王朝中央集权的体制不受到威胁,维护对地方诸侯国的统治,防御四方夷狄的干扰侵犯,还在王畿外的四方建邦国设方伯。《周礼·夏官司马》载:“制畿封国,以正邦国”,“方千里曰国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旬畿,又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外方五百里曰卫畿,又外方五百里曰蛮畿,又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外方五百里曰镇畿,又外方五百里曰蕃畿。”《礼记·王制》云:“天子百里之内以共官,千里之内以为御,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为属,属有长;十国以为连,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州有伯。”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编审邵蓓《西周伯制考索》说,“西周王朝针对殷商旧族、蛮夷异族势力强劲地区设立方伯,由力量强大的地方诸侯,主要是姬姓王亲和异性姻亲诸侯出任,其权力主要体现在奉王命讨伐反叛的诸侯及敌对戎狄方面”,“方伯从周王获得的主要是征伐、监督、祭祀,对所控制的诸侯国内部事务没有管理权”,“周王任命地方诸侯之贤明者为诸侯长,管理一方诸侯之事,王亲赐弓矢,可以征伐本方违背周王政令的诸侯,此类诸侯称为方伯、侯伯、州牧”;文中还说,《诗·嵩高》“此诗所记周宣王之封王舅申伯于谢,掌管南方诸侯之事,申伯即为南方诸侯之伯长”,“郑玄笺:亹亹然勉于德,不倦之臣有申伯,以贤入为周之卿士,佐王有功,王又欲使继其故诸侯之事,往作邑于谢,南方之国皆统理,施其制度。时改大其邑使为侯伯。”清人李黼平《毛诗纳义》云:“自共和时,荆楚渐张,故召穆公追荆至洛之役。宣王时,势当又炽,南方诸侯必有畔而从之者,故加申伯为侯伯,以为连属之监,一时控制之宜,抚绥之略,皆于此诗见焉。”

《嵩高》此诗主要记述了周宣王赐封申伯于谢邑时,“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命”、“九命作伯”的全部经过。《周礼·王制》载:“制三公一命卷,若有加则赐也,不过九命;次国之君,不过七命;小国之君,不过五命。”《周礼·春官宗伯》又载:“以九仪之命正邦国之命,壹命受职,再命受服,三命受位,四命受器,五命赐则,六命赐官,七命赐国,八命作牧,九命作伯。……上公九命为伯,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九为节;侯伯七命,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七为节;子男五命,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皆以五为节。王之三公八命,其卿六命,其大夫四命,及其出封,皆加一等,其国家、宫室、车旗、衣服、礼仪,亦如之。”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月排行
  1. 没有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