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小離家老大回──我的尋根記

时间:2012-05-16 15:05:50 点击:

  去年一月間,我又重返故鄉桂林一次,香港電視臺要拍攝一部有關於我的紀錄片,要我「從頭說起」。如要追根究柢,就得一直追到我們桂林會仙鎮山尾村的老家去了。我們白家的祖墳安葬在山尾村,從桂林開車去,有一個鐘頭的行程。一月那幾天,桂林天氣冷得反常,降到攝氏二度。在一個天寒地凍的下午,我與香港電視臺人員,坐了一輛中型巴士,由兩位本家的堂兄弟領路,尋尋覓覓開到了山尾村。山尾村有不少回民,我們的祖墳便在山尾村的回民墓園中。走過一大段泥濘路,再爬上一片黃土坡,終於來到了我們太高祖榕華公的祖墓前。

  按照我們族譜記載,原來我們這一族的始祖是伯篤魯丁公,光看這個姓名就知道我們的祖先不是漢人了。伯篤魯丁公是元朝的進士,在南京做官。元朝的統治者歧視漢人,朝廷上任用了不少外國人,我們的祖先大概是從中亞細亞遷來的回族,到了伯篤魯丁公已在中國好幾代了,落籍在江南江寧府。有些地方把我的籍貫寫成江蘇南京,未免扯得太遠,這要追溯到元朝的原籍去呢。

  從前中國人重視族譜,講究慎終追遠,最怕別人批評數典忘祖,所以祖宗十八代盤根錯節的傳承關係記得清清楚楚,尤其喜歡記載列祖的功名。大概中國人從前真的很相信「龍生龍,鳳生鳳」那一套「血統論」吧。但現在看來,中國人重視家族世代相傳,還真有點道理。近年來遺傳基因的研究在生物學界颳起狂飆,最近連「人類基因圖譜」都解構出來,據說這部「生命之書」日後將解答許多人類來源的祕密,遺傳學又將大行其道,家族基因的研究大概也會隨之變得熱門。其實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好的壞的,不知負載了多少我們祖先代代相傳下來的基因。據我觀察,我們家族,不論男女,都隱伏著一脈桀驁不馴自由不羈的性格,與揖讓進退循規蹈矩的中原漢族,總有點格格不入,大概我們的始祖伯篤魯丁公的確遺傳給我們不少西域游牧民族的強悍基因吧,不過我們這一族,在廣西住久了,薰染上當地一些「蠻風」,也是有的。我還是相信遺傳與環境分庭抗禮,是決定一個人的性格與命運的兩大因素。

  ●

  十五世,傳到了榕華公,而我們這一族人也早改了漢姓姓白了。榕華公是本族的中興之祖,所以他的事蹟也特別為我們族人津津樂道,甚至還加上些許神話色彩。據說榕華公的母親一日在一棵老榕樹下面打盹,有神仙託夢給她,說她命中應得貴子,醒後便懷了孕,這就是榕華公命名的由來。後來榕華公果然中了乾隆甲午科的進士,當年桂林人考科舉中進士大概是件天大的事,長期以來,桂林郡都被中原朝廷目為「遐荒化外」之地,是流放謫吏的去處。不過桂林也曾出過一個「三元及第」的陳繼昌,他是清廷重臣陳宏謀的孫子,總算替桂林人爭回些面子。

  我們這一族到了榕華公大概已經破落得不像樣了,所以榕華公少年時才會上桂林城到一位本家開的商店裡去當學徒,店主看見這個後生有志向肯上進,便資助他讀書應考,一舉而中。榕華公曾到四川出任開縣的知縣,調署茂州,任內頗有政績。榕華公看來很有科學頭腦,當時茂州農田害蟲甚多,尤以螞蝗為最,人畜農作都被齧傷,耕地因而荒蕪,人民生活困苦。榕華公教當地人民掘土造窯燒石灰,以石灰撒播田中,因發高熱,螞蝗蔓草統統燒死,草灰作為肥料,農產才漸豐收,州民感激,這件事載入了地方志。榕華公告老還鄉後,定居在桂林山尾村,從此山尾村便成了我們這一族人的發祥地。

  榕華公的墓是一座長方形的石棺,建得相當端莊厚重,在列祖墓中,自有一番領袖群倫的恢宏氣勢。這座墓是父親於民國十四年重建的,墓碑上刻有父親的名字及修建日期。山尾村四周環山,舉目望去,無一處不是奇峰秀嶺。當初榕華公選擇山尾村做為終老之鄉是有眼光的,這個地方的風水一定有其特別吉祥之處,「文革」期間破四舊,許多人家的祖墳都被鏟除一空,而榕華公的墓卻好端端的,似有天佑,絲毫無損,躲過了「文革」這一浩劫。

  從小父親便常常講榕華公的中興事蹟給我們聽。我想榕華公苦讀出頭的榜樣,很可能就是父親心中勵志的模範。我們白家到了父親時,因為祖父早歿,家道又中落了,跟榕華公一樣,小時進學都有困難。有一則關於父親求學的故事,我想對父親最是刻骨銘心,恐怕影響了他的一生。父親五歲在家鄉山尾村就讀私塾,後來鄰村六塘圩成立了一間新式小學,師資較佳,父親的滿叔志業公便帶領父親到六塘父親的八舅父馬小甫家,希望八舅公能幫助父親進六塘小學。八舅公家開當鋪,是個嫌貧愛富的人,他指著父親對滿叔公說道:「還讀什麼書?去當學徒算了!」這句話對小小年紀的父親,恐怕已造成「心靈創傷」(trauma)。父親本來天資聰敏過人,從小就心比天高,這口氣大概是難以下嚥的。後來得滿叔公之助,父親入學後,便拚命念書,發憤圖強,雖然他日後成為軍事家,但他一生總把教育放在第一位。在家裡,逼我們讀書,絕不鬆手,在前線打仗,打電話回來給母親,第一件事問起的,就是我們在校的成績。大概父親生怕我們會變成「紈袴子弟」,這是他最憎惡的一類人,所以我們的學業,他抓得緊緊的。到今天,我的哥哥姊姊談起父親在飯桌上考問他們的算術「九九」表還心有餘悸,大家的結論是,父親自己小時讀書吃足苦頭,所以有「補償心理」。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