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里姓氏源流研究之意义及分布构成概况的调研

时间:2012-05-16 15:07:12 点击:

        湖里文史资料第十二辑的主题确定为《湖里姓氏源流研究》。为此,区政协文史委组织了有二十多人参加的湖里姓氏源流调研课题组,深入湖里辖区内各村社、各社区对湖里区的姓氏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同时召开编辑论证会,对湖里姓氏源流研究的意义、湖里姓氏的分布构成情况做了大量的调查分析论证工作,调研情况如下:
        一、湖里姓氏源流研究之意义
        中国人的姓氏与每个人是密切相关,它从出生开始,就默默地与人相伴一生。然而,多数人对于姓氏的认识,并不怎么深入的理解,其实它不仅仅是代表一个人的一个符号,也代表了血缘的传承关系。姓氏源流的研究是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它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它源远流长,有着5000多年的悠久历史。它见证了中国几千年父系社会的全过程,见证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它以一种血缘文化的特殊方式,记录了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它在中华民族融合、同化进程和国家统一上,起到了独特的民族凝聚力作用。
        同时,它也是中华祖先的一项伟大的发明创造。它属于社会科学范畴,但又与自然科学休戚相关。它依照父系一脉传承,每一个姓氏,都带着一个不同于他姓的祖先的Y染色体遗传,代代传递复制。从这个生物学意义上说,国人的姓氏,是人世与自然神奇的同构,是天人合一的典范。
        它又是一门紧紧维系着中华民族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深奥学问。简言之,一个姓氏,就是一部基因史;一份家谱,就是一部姓氏的变迁史、文化史。它记载了每个家族的渊源和发展、兴旺与衰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发展变迁的历史。它对于我们国家的、民族的、乃至地方的传统文化现象的揭密,对于中华各民族先人的迁徙足迹、人口变迁的探究,对于国人遗传素质、健康与疾病的研究,以及我们今天尚且不能预见的许多问题的揭示,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姓氏,是中华祖先留给我们的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国家编的正史、地方志史和姓氏源流史三个方面,都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遗产,它构成了中国社会历史资料的三大支柱。
        湖里区与思明区相比,由于村落改造较晚,一些姓氏相对比较稳定,未改造的村落都有较集中的姓氏。但由于城市发展的需要,很多村社已面临拆迁改造,即将消失。因此,从当前发展形势看,做好“姓氏源流”研究工作,真实地记载和保存好这份历史遗产,更具有紧迫性,也更具有历史意义。
        二、湖里区姓氏分布及构成的基本情况
        我们通过对厦门市湖里公安分局存储的湖里区常住人口户籍资料的检索,获得如下信息数据:截至2007年6月底止,全区共有常住人口179576人,其中男性92711人,女性86864人。拥有大大小小的姓氏393个。
        为进一步体现可比性,我们以社区为单位,对各社区常住人口中的单个姓氏人口达到50人以上的姓氏,逐一进行了统计,有41个姓氏榜上有名,合计人口数159705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80.31%;而其他的352个姓氏,仅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9.69%。
        排在常住人口前十位的姓氏是:陈、林、黄、王、张、李、吴、刘、杨、钟。
        陈姓排名第一,有23787人,占统计总数的14.89%,林姓排名第二,有16124人(注:林姓在全国新百家姓排名第十七位),占统计总数的10.10%;黄姓排名第三,占统计总数的5.08%;王姓排名第四,占4.80%;张姓排名第五,占4.10%;李姓排名第六,占3.67%;吴姓排名第七,占3.45%;刘姓排名第八,占2.15%;杨姓排名第九,占2.06%;排列第十位的钟氏占1.81%。
        就是说,排第一、二位的陈、林两姓人数合计恰好占到了25%的比例;排在前九位的姓氏人口迭加,高达统计人口总数的半数强(50.31%),若加上第十位的钟姓,则高达52.12%。
        上述数据说明,我区的姓氏人口构成,一样吻合“大姓集中了众多人口”的特性,而且更为集中,更为突出。这让人想起流传全国的“张王李赵刘,天下遍地有”和流传闽南的“陈林半天下,黄蔡满街走”的说法。
        联系湖里区的现状,总体上吻合全国性的说法,但似乎更加吻合闽南地方姓氏人口构成的实际,陈、林、黄排前三位即是佐证。而蔡姓人口未进入前十名(排第十六位),体现的是局部地区的正常的不均衡现象。
        尚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即通过统计调查,让人明显感受到的不同社区的不同城市化进程。那些已被完全彻底开发、改造的,如吕厝、江村、江头,兴隆、濠头、徐厝、村里等社区,尽管对原先的老居民实施就地、就近安置,但由于新增大量的楼盘,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新移民购房入住,加入到常住人口行列,故原住民所占的人口比例不同程度的退居次要位置。这些新社区的移民度高,城市化设施齐全有序,人口姓氏构成多样性程度也高。而那些尚未伤筋动骨进入实质性改造的老社区,如湖里、殿前、寨上、马垅、塘边、后浦、后坑、坂尚、围里、岭下、高林、五通等,其面貌特征的最大变化是“违章建筑比比皆是,楼房新增多增高增大了,街巷道路变窄了,人气复旺了,大量的外来流动人口租住其间(多数社区流动人口大大超过常住人口),“繁华之中显得有那么一点乱”,外地游客评价,但它们作为历史老社区的地位基本维持不变,其常住人口的数量及姓氏构成,相对于周边新社区(如金尚、金山等),变化并不大。
        三、“老禾山”姓氏的溯源
        湖里区人口的迁徙情况与福建大部分地区一样,都是在中国历史上三次颇具规模的迁徙入闽的移民潮中从中原地区过来的。
        先民们移民的历史足迹,从湖里区“老禾山”的各个村社、各个姓氏及相关家谱中得到了有力的印证。禾山的先民多来自中原河南,少数来自其他省份(如坂美社的石氏来自安徽寿县等),区别仅仅在于,先民们一路长途跋涉、颠簸流离,辗转进入鹭岛“荜路蓝缕、薪火相传”的年代早晚不同而已。从大家耳熟能详的“南陈、北薛、东孙、西倪”和“一殿、二何、三钟、四莲的说法中,就是具有代表性的姓氏。
        陈姓——
        禾山的浦园、殿前、中埔、马垅、后浦、坂上等村社的陈姓居民和遍布厦门岛内、同安、集美、灌口乃至台湾以及海外南洋各地的“陈忠衍派”同祖同宗,系祖籍河南颖川(现许昌)望族陈氏的移民后裔。迁始祖陈忠(子陈邕、孙陈夷则等),唐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入闽,而后由龙溪(漳州)举家300口迁入岛内禾山开枝散叶。
         寨上社与殿前社近在咫尺,居民也多姓陈,但出处却不同。寨上陈氏系南宋末年中原人氏陈恭献之后裔,和殿前陈姓互不搭界,但均源出河南。
        薛姓——
        禾山安兜、林后社的薛姓居民,和衍派于长泰、三霄、金门、台湾以及南洋一带的薛氏,系祖籍河南河东薛氏望族的后裔。薛氏先人唐初入闽,而后辗转迁居鹭岛,先后徙居薛厝、殿前、薛岭等处,最后定居林后,安兜系其分支。
        孙姓——
        禾山五通村泥金、店里、东宅社,、坂尚村坂尚社、高林村西村、路下、昭塘、田头社以及思明区西林村西林社、集美区后溪镇孙厝社等的陈氏,系祖籍河南光州固始县孙氏移民后裔,唐光启二年(公元886年)因避兵乱一路迁徙南下,入闽后初徙福清、再徙泉州东门外,五代时期(907-959年间)迁入岛内小演村(今何厝村黄头社附近),而后定居柳塘(今高林村西村社)。迁始祖孙扫松。
         叶姓——
         禾山前坑、后坑县后社的叶姓,系莲坂社叶姓分支,与岛内屿后、仙乐、西郭、埭头社的叶姓同祖同宗,均系祖籍河南叶县叶氏移民后裔。唐大中年间(公元847-859年)辗转迁入岛内定居。始祖叶伯诚,迁始祖叶孔荣。
        而岭下社的叶氏,则非源于莲坂叶姓。岭下叶氏系祖籍河南南阳叶氏移民后裔,其先人入闽后一路徙居,明洪武甲子年(公元1384年)再从同安溪东迁入岛内。始祖叶沫,迁始祖叶永良。
        钟姓——
        集中于禾山畲族钟宅村。钟氏系祖籍河南朱昌县钟氏移民后裔。其先人历经辗转迁徙,由河南而江西吉安,而福建海澄。钟宅社迁始祖钟伴儒,系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由海澄月边社迁入。
        林姓——
        禾山高崎社的林姓,系宋代以来分别自同安的爷头、集美的鼎美、岛内的禾山塘边、塔头等社迁入,但先人均源于河南移民。
        湖边社的林姓,则系明永乐年间自惠安迁入,始祖林禄(史称“闽林始祖”、“晋安郡王”),迁始祖林弘裕。
        高林社的林氏,源于河南西河,系南宋时由五通村店里社迁入,迁始祖林笃志。
        在此书的编辑过程中,各位撰稿人和编辑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湖里文史资料第十二辑《湖里姓氏源流研究》的编辑工作即将完成,期待着该书的早日面世。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月排行
  1. 没有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