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氏宗谱》家训十四条和家戒四条

时间:2015-03-21 18:22:33 点击:
家训  

  培家本

家本者何?存心是也。人生在世,凡百之物受用有尽,唯此善念受用无尽。故曰:耕尧田者有水虑,耕汤田者有旱忧,耕心田者无虑无忧。家久长系于一心,凡念虑之间,常存爱人利物之心,这便是心好了,天地神明必共鉴之。将来福泽,近则在身,远则及于子孙。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经言洵不诬矣。

  端家范

  家范者何?正身是也。未有身不正而能正人者也。正身之道不一,而谨言慎行其大端矣。家长言语,一家之承德也。古之君子,居丧不言乐,祭祀不言恼,公庭不言妇女,对兄弟则言友爱,接卑幼则言孝敬。推而至于语奴婢下隶,亦必以道,非徒寡口过,亦以示家法也。家长举动,一家之观型也。古之君子,上堂则声必扬,入户则视必下,头容直,手容恭,足容重。推而至于饮食起居,莫不以礼,非徒少身过,亦以示家则也。不然,己先轻,何以责人之持重,是故正身宜务焉。

  孝父母

  人有父母,斯有此身。为子者,奔走服劳不足,以酬鞠育之苦肥甘奉养不足,以报乳哺之恩。经曰:谨身节用,以事父母,此庶人之孝也。父母爱我恶我,皆当顺受而不违。世俗不晓此理,多见父母有不是处。罗仲素曰: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其或不我爱,必我有不是处。唯返己自责而已。郭开府曰:事父母尽孝,则我生之子看我榜样,自然孝顺;倘我不孝,彼将效我所为,亦不孝矣。经曰:孝子开先,孝孙承后。谚云:屋瓦檐下,点滴皆依前迹。斯言可省矣。

  和兄弟

  兄弟者,分形同气之人也。故古人以兄弟譬之手足。其有不和,多有妇人言所致。古云:止细花底莺声巧,遂使天边雁影分。昔浦江郑氏累世兄弟友爱,唯不听妇人之言而已。又云:小窗莫听黄鹂语,踏落荆花满院飞。斯语可玩。且兄弟不和,或因乾糇失德起于些微而终至不可解者,祸患在萧墙,而外侮至矣。诗曰:兄弟同居忍便安,莫因毫末起争端。恨前生子又兄弟,留与儿孙作样观。又法昭禅师偈曰:同气连枝各自荣,些小语言莫生嗔。一回相见一回老,能得几时为弟昆。此言可为不和者下一砭针矣。

  教子孙

  家之盛衰,不在田地多寡、金帛有无,但看子孙何如耳。古云:未看山前土,先观屋下人。子孙果不肖也,眼前富贵不足恃;子孙果贤也,眼前贫贱不必忧。然人未有生而皆能贤者也,当其幼时不可失教。禁其骄奢,戒其淫逸,出就外传亲正人。闻正言,则心胸日开,聪明日启,久之义理明白,世务通晓,自能担家事,振家声,光大门闾。人非同类,切不可令子弟往来。古语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泥不染自黑。又云:与善人亲,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之化矣;与不善人亲,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礼曰:后生小子欤,学进益当,时时求教于先生长者。故子弟不宜避宾客,若一味回避,偶接正人必至如樵夫牧竖,手足无所措,大为人所轻鄙也。

  行冠笄

  冠者,成人之道也,将责其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者之行也。丈夫之冠也,父之命他做个好男子,既冠命之以字,便是成人不朽德业于此伊始,事事要老成可法,件件要光明可传,此一生善败之关也,其礼可不重欤。若女子笄亦请族中贤妇人择日加笄,教她孝顺舅姑,和睦妯娌,无违父子,毋怠毋惰毋嫉妒,修妇道,光父母,随命之以字,二者富贵贫贱之家皆可通行也。

  重婚礼

  婚者,人道之始,不可不谨。择德为上,论年次之。今之结婚,多徇论财俗见,或厚赀以耀聘,或竭财以侈庄名。为争门面实,则破家产。昔人有诗云;婚姻几见闻丽华,金架银屏众口夸。转眼十年人事变,庄奁卖与别人家。司马温公曰:凡议婚姻,当先察其婿与妇之性行及家法何如,勿苟慕富贵。婿苟贤也,今虽贫贱,安知异时不富贵;苟为不肖,今虽富贵,安知异时不贫贱。妇者家,之所由盛衰也,苟慕一时之富贵而娶之,彼挟其富贵鲜不轻,其夫而傲其舅姑者矣。明定公曰:嫁女必须胜吾家,则女之事人,必敬、必戒;娶妇必须不若吾,则妇之事舅姑,必执妇道。斯言我族宜知之。

  慎丧葬

  父母之丧,人子哀恸之情,不能自已,于此不用其情,乌呼!用其情,但丧具称家之有无,君子固不以天下俭,其亲若违礼过厚,亦非爱亲之道。凡附身附棺之物,必详审谨慎,一或有忽,后悔何及。至于人死,入土为安。古称逾月而葬,士庶人之分也。第遵程子之说,谨避五患,所谓不为道路,不为沟池,不为城郭,不为势家侵夺,不为耕锄所及。斯可以安先灵矣。近时有感于风水之说,停柩不葬,以致抛露,反为不孝矣。

  崇祭祀

  庙以栖神,墓以葬魄。子孙思祖宗不可见,见所栖所葬之处,如见祖宗一般,故祠宇败坏则修葺之,炉漏则补莶之,坟墓荆棘则剪除之,崩陷则封培之,虔备牲礼祭扫以时,唯本一念之诚敬,内尽其心,外尽其礼,庶可以感烙先灵乎。

  勉诵读

  圣贤之书,发明君臣父子之大伦,忠孝仁义之大节。人不读书,大伦大节何由而知?子弟颖悟者少,迟钝者多。必须延贤师,访益友,涵育熏陶,同归于有成。为人子弟者,当体父兄之心,交相劝勉,勿恃聪明,勿安愚昧,勿沽名而钓誉,勿勤始而怠终,随其性之敏钝,以为读书多寡总要细心体认,着意研穷,刻刻不忘于久之,自有融会贯通处,便是圣贤路上人了。即或命与时违林泉终老,亦得以所学训子弟开愚蒙诵读之益大矣。我族子弟勉之。

  勤耕作

  食为养命之原,而耕作乃食之所从出。古者天子亲耕为天下倡,凡为斯人图其本也。故有田者,或自耕,或督仆从耕之;无田者,或佃田耕种,其有隙地广植麻桑,男勤于操作,女勤于纺织,这才是兴旺人家耳。来子弟家稍丰足便废耕作,不知农桑之苦,反谓偶一为之大失体面,不知含农业而嬉,正为有识者所窃笑也。

  尚节俭

  天地生财止有此数,爱惜则有余,浪费则不足,自然之理也。夫财犹水也,节俭犹水之蓄也,水不蓄则曳而立固,财不节俭则用而立匮。语云:常将有日思无日,莫把无时作有时。易曰:不节若则嗟若。盖言:人不节俭必有穷愁之嗟也。凡衣服饮食宫室器皿等项俱要从俭点奢宁以朴路陋贻讥,勿以骄盈致败,不妄设斋蘸,不可强攀高亲,不可滥结朋友,不可作头演戏,不可恃财闯祸。如此,则家有余蓄而财用恒足矣。

  睦宗族

  周礼六行之教,曰孝曰友而继曰睦,诚以睦族与孝友并重也。家之有宗族犹水之分派,木之分枝,虽近远异势,疏密异形,要其本源则一。昔范文正曰:宗族与吾固有亲疏,自祖宗视之则均是子孙,初无亲疏。此真格言。人能以祖宗之心为心,自知宗族当睦。凡庆吉吊情意相孚,患难相救,有无相通,毋以强欺弱,毋以富傲贫,毋以少凌长,相亲相逊而仁让之风成,古所称为义门,此道也,可不勉哉。

  恤孤寡

  寡妇孤儿,天下最苦,无告之人也。无家产者,朝不能保暮,饥不能谋食,寒不能谋衣;有家产者,妇女不能自行,幼弱不能自主,凡百家事,皆听于人。我族有此种种苦愁,谁诉?亲房伯叔当秉公代为经理耶,阖族尊长俱宜加意怜悯,竭力扶持,庶穷于天下者不致颠连失所、仃伶无靠矣。

家戒

  戒饮酒

  酒以合欢,如过量贪饮,则气昏神乱,胆大心狂,平日所不敢言者言之。故君子持家,凡少壮男妇不得擅饮耶,岁时伏腊吉庆相贺,饮亦不许近醉。先哲云:病以酒致,神以酒伤,仪以酒失,事以酒忘,财以酒耗,言以酒狂,怒以酒发,祸以酒起。与其既醒而后悔,若未醉而先防。

  戒奸淫

  男女授受不亲,别嫌明微之礼也。有等不肖子弟,结交淫朋酒棍,往来市肆娼家,轻银钱如粪土,视谷米如泥沙。遏淫文有云:绝嗣之,无非好色,狂徒妓女之祖尽是贪花浪子,当当则玉楼削籍,当贵则金榜除名,笞杖徒流大辟生遭五刑之诛,地狱饿鬼畜生殃受三徒之苦。又诗曰:色是颠倒迷魂鬼,害人性命破人家。观于斯言,可以警省矣。

  戒赌博

  从来荒人职业,败人品行,倾人家产,莫如赌博一事。以为取钱之术赢者欤,结场输者求复本,以致昼夜不辍如梦往。即典衣馨产而不顾,至财尽囊空平日斗叶呼虑之人闭门不纳,势必流为乞丐,宗族贱之,亲戚轻之,父母恶之,妻子怨之。人何昏迷不知返耶。古有诗云:凡人凡艺好随身,赌博场中莫去亲。能使英雄为下贱,且教富贵作饥贫。衣衫褴褛亲朋笑,田地消磨骨肉嗔。不信但看乡党内,眼前衰败多少人。

  戒争讼

  尝见人在乡党中,或因一言触忤,互相忿争,以致申诉到城市,便受主家撮到衙门,便受呵斥,廷讯又受官长笞杖。始不忍破败家产而不顾,抑何愚哉。昔有诗曰:些小争端莫如休,何须经府又经州。费钱辛苦赔茶酒,赢了猫儿卖了牛。昔人问寒禅师曰:世人只要欺我害我毁我辱我,我何处之?师答曰:你是怕他让他他由他,再过几年看他。此可为争讼者药也。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月排行
  1. 没有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