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印氏百年家史

时间:2016-04-30 20:02:04 点击:

见诸书报杂志,写父母亲的多,写祖父祖母的少。我写《祖孙三代百年家史》的想法由来已久,写这段历史,意在使后辈们知道:由于朝代的社会制度不同,给三代人带来的命运也不同。我的祖父印学焕(印氏宗族14世)、父亲印宗林及我这三代人,从公元1900年至2000年的这100年间,经历了大清王朝、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朝代。我家三代,人生坎坷,历经艰辛,奋发向上。撰写此文旨在不忘先辈历史,激励后辈上进。

印氏溯源

  印姓,是《百家姓》中的一姓。宋代,浙江杭州上大夫钱塘主编的《百家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等共收入了408个单姓、78个复姓,如“夏侯诸葛、闻人东方”等。
  印姓溯源,据《百姓祖宗图典》载:“上古周朝时,有个郑国,郑国有位国君叫郑穆公,郑穆公有个儿子名伦,字子印,子印生印段,印段之后就以印字为姓,世代相传。”
  印姓的先祖,可以追溯到周朝的王族。而周朝君王的先祖,又可追溯到远古的黄帝。所以,印氏也是炎黄子孙。《印氏宗谱》载:“印氏系出姬姓,昔周宣王历数传至郑穆公,生子印段,故子孙为印氏,延延绵绵递传至印旺公,迁居沔东。”
  据《印氏宗谱》载,印旺生于明朝永乐六年,按朝代历年推算,出生于公元1405年,于宣德年间由北迁来沔阳(即现仙桃),距今(2006年)已有580年。由于印氏前段《宗谱》断层,后来篡谱称迁沔印旺为一世祖。
  印氏属地为冯翊郡,即现在的陕西省大荔县。过去,印氏的祖宗牌位上写有“冯翊堂”,即印氏的祖籍发源地。
  印氏传人,从古至今,当官的不多,但为官者清正廉洁,名垂青史。史书上记载的有:宋代印应雷,任温州地方官,当时那里有人作乱,他用计谋,假借请晏,将兵乱平息了,没让百姓受战乱之灾,因此出了名。明代印宝,任黄州府同知,办事果断干练,前任官员对地方许多事情难以公断,而他去后,办事有原则,又精通世故,快刀斩乱麻,将所有遗事一一办妥。深受朝廷信任。迁沔一世祖印旺公次子印宝“以明经授湖南长沙府训导”。明朝印大猷,任冠县的知县,由于清正廉洁,人称印青天。《印氏宗谱》中的三世祖印浚善射骑,任过明朝嘉靖皇帝侍卫,后葬于钟祥县嘉靖父母陵墓明显陵旁的皇陵冲。十五世印宗绪(1900-1969),大号松山,小号团元。出生于三伏潭南堤村。《沔阳县志》载:民国20年(1931年)当红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授予大校(师职)军衔,历任西北军区后勤部建筑公司经理,甘肃省建工局第一副局长。离休后,居荆州。”

三代家史

  祖父印学焕,生于清光绪已卯(1879年)农历正月初六,是曾祖父印月金的次子;祖母雷冬秀,生于清光绪戌寅(1878年)冬月初七,娘家郭河街后州河北小新垸,即现在的光辉村。伯祖父印学昆,生于清光绪乙亥年,由于眼疾双目失明,一生以测字算命为生;伯祖母肖氏,肖家脑人。印学昆葬于印家湾前面南堤角七弓脑祖籍田的南堤边;据《印氏宗谱》记载,伯祖母肖氏葬于肖家脑。
  我的父亲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即农历庚子腊月初七(1901年1月26日),父亲出世的那年,祖父23岁,祖母22岁,在封建社会,二十多岁生子是得子较迟的,因此,他们给我父亲取乳名望生,大名宗林。
  清宣统元年,即农历己酉年(1909)五月,汉江肖家咀溃口,沔阳淹大水,百万农田,一片浩淼,农舍民房淹没水中,祖父祖母带着父亲随同乡亲们外出逃荒。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几十万灾民向北往京山、钟祥、荆门等地奔走。祖父祖母在钟祥洋梓暂停下来,为了生计,他们帮人打工。祖父干农活、祖母做女工,维持三口之家的生活。
  当年秋后入冬,洪水退尽,逃荒在外的沔阳灾民都纷纷回家重建家园,犁田耕地、种粮种菜,我的祖父祖母和同乡几户没有田地的贫苦农民一样,回家没屋住、也没田种,不得已客居他乡,就在钟祥洋梓上边指路碑处的砖井湾住了下来。
  砖井湾住着当地龚姓和王姓几户人家,离洋梓集只有三、四里地,因那个湾子有一口砖井而得名,砖井湾在洋梓是有名的。
  砖井湾属丘陵地,有土丘和山冲,山冲的水田种水稻,丘坡的梯田种旱粮,那里人少地多,还可开荒造田。祖父祖母在砖井湾帮人打了年把工,那里的人看到我的祖父祖父勤劳善良,他们就给了10多亩荒丘让我的祖父祖母开恳耕种,因此,祖父祖母也就在那里定居下来。
  钟祥洋梓离我家老籍沔阳印家湾360多里,那里虽然没有崇山峻岭,只是山岗丘陵,但沔阳人叫那个地方为山里,叫那里的人为山里人。那里人称沔阳人为蛮子,沔阳人称钟祥人为山蛮。祖父祖母在那里居住,因是外地人,口音不同,那里人称他们为蛮子,尽管不是当面直呼。叫我只有上十岁的父亲蛮子娃。在过去,身在异乡的人因口音不同受歧视是一种普遍现象,他们在那里定居了26年,后来口音变成了当地口音,这种区域歧视才有所改变。
  祖父祖母带着父亲,一家三口,在那里种田,虽然没有当地农家富裕,但生活尚能维持。他们在当地人们的帮助下,挖土砖建住房,购置了农田生产工具和家庭用具,过上了安稳的贫民生活。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祖父祖母人在钟祥,心系沔阳,思念沔阳老家的亲人。伯祖父印学昆双目失明,以测字算命为生,没有子女,和伯祖母肖氏相依为命,度日艰难。祖母雷氏娘家没多的人,一个弟弟在埠湾街头的徐家上门做女婿,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嫁与埠湾李祖培为妻。这是我祖父祖母的内外直亲。同宗同族,五代内还没有出服的弟兄印学芝(四代亲)住张沟上二里州河南林家闸背指路碑(现红光村)。祖父每年秋收后回老家探亲,顺便从沔阳带一些布匹到钟祥去卖,赚点盘缠钱。
  民国元年(1911年)农历十月二十四,祖父生二叔,取名印宗祥;民国三年(1913年)农历十二月初五生三叔印宗北,那时祖父34岁,祖母33岁。在封建朝代;养儿可防老,有子就有福。祖父祖母生了我的父亲和两个叔子,他们克勤克俭、勤扒苦做,总想赶上当地富裕人家的生活水平。
  1922年,我的父亲与母亲在钟祥结婚。那年父亲22岁,母亲17岁。母亲洪爱英生于清光绪三十一年农历十一月十四,祖籍是洋梓街后的洪家坡。母亲不到三岁,外婆就病逝了。外公洪应龙把母亲托付给洋梓指路碑的好友龚开应夫妇抚养,给龚家做女儿。母亲的养父也是洪家坡人,和生父是同族弟兄,因到龚家做上门女婿而姓龚,养母龚开英是龚家的独生女,一生勤劳善良、和睦邻里,是一位贤妻良母,他们视我母亲为亲生,母女情深,儿女情长。母亲的养父养母当时没有孩子,龚姓外公外婆把母亲当亲生女儿一样的抚养。直到母亲15岁时,外婆龚开英于1920年才生了小舅龚应山;1922年又生了幺姨妈龚幺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外公外婆视母亲如亲生女儿一样,热热闹闹地嫁给了我的父亲。
  祖父祖母娶了大儿媳,于1924年即民国13年农历甲子年添了大孙子,即我的大哥,取乳名虫甲子。
  祖父祖母那时四十多岁,儿孙满堂,家丁兴旺。虽以种田为本,可算家业有成。沙湖沔阳州十年九不收,沔阳还是十年九水。据《沔阳县志》载,1909以后,沔阳水灾连年。祖父祖母那里成了老家乡亲们逃荒的歇脚地。1931年沔阳淹大水,印家湾祖父的表弟刘培和、魏家湾祖父的好友回民兽医余祖银(别名余y把子)等在那里居住了多年。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27年的一天,我的当时只有3岁的大哥虫甲子被疯狗咬伤得狂犬病夭折,这对我的父母亲和祖父祖母在精神上是个沉重的打击。真是屋漏更遭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同年,我的二叔印宗祥患水痘早逝;第二年我的三叔印宗北又因患伤寒病故。叔侄三人在两年内亡故,祖父祖母忧虑成疾。由于时代的限制,他们认识不到这是医药条件不好所产生的悲剧,而相信迷信,认为是命运注定的,是家运不好,认为住的地方是个不祥之地,产生了迁回老籍沔阳的念头。
  1928年,农历戌辰二月二十一,我的二哥出世,才给充满忧郁的家庭带来了喜意,父亲给他取名桃宝,意思是桃花盛开的2月生了个宝贝。
  1933年,祖父病逝,那年他54岁。祖父逝世,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当家人,祖母的思想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精神崩溃了,53岁的祖母忧郁得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她想离开钟祥,立下了回沔阳的决心。
  祖母决心要回沔阳她的老家;母亲不肯离开钟祥她的娘家,把父亲夹在中间缝里无所适从。祖母1934年秋天,她离开了居住25年的钟祥,独自一人回到老家,住在印宗孔家里,在赵家湾买了二亩多田。赵家湾在印家湾下头,离家有二里多远,祖母请人帮工种起了自己的远田。
  1935年春节过后,余祖银要到钟祥去一趟,来看我祖母,问她有什么信给我父母带去。祖母思念孙子心切,决意要父母亲从钟祥搬回来,她想了一个计策,托余祖银把我哥哥桃宝偷偷地带回来。余祖银和我祖父是好友,没有辜负我祖母的重托。他到钟祥,我父母亲把他当成亲人一样的招待,他将我祖母的心意避开母亲告诉了我的父亲,他回沔阳时把桃宝带回来交给了我的祖母。
  儿了被人偷回了老家,母亲气得嚎淘大哭、卧床不起,与父亲争吵几天,茶水不进。父亲只好去把外婆接来劝说母亲。外婆龚开英虽然是个没有读书的农家妇女,但她聪明贤慧、通情达理,耐心劝说我的母亲,说姑娘是个菜籽命,种在那里长在那里,讲封建礼教“三从四德”,说女人的命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在家从父母,出嫁从丈夫”之类的话。母亲自认命苦,想到自己的儿子,自己的丈夫,她无可奈何,只好听外婆的话,准备和父亲一起回沔阳老家。
  母亲在钟祥洋梓娘家的亲人除养父母和1920年出生的弟弟龚应山和1922年出生的妹妹龚幺姑外,还有一个住在洋梓街上的同胞姐姐洪开秀。母亲的生父洪应龙早年病逝,我的姨妈嫁给洋梓街上开杂货铺的王开新,姨妈没有生育,家里生活过得比较殷实。后来,王姨父娶了一位姓杜的小姨,生了一个女孩。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宪法不允许一夫二妻,杜姨妈才离开王家。
  父亲要和母亲回沔阳了,母亲走亲戚到外婆家过几天,又到洋梓姨妈家过了几天。姨妈看到唯一的亲妹妹要离开她到路隔三四百里的沔阳去,自古有“生离死别”最伤情的说法,她伤心地哭了几天几夜陪着我的母亲,两姐妹诉说着难以离别的伤心话。
  父亲处理了家产,能卖的就卖了几个钱,不便卖的就送给了当地最好的乡亲龚应义,王锅匠等人。能带走只是被子行李及衣服。穷人搬家一担挑,父亲挑一担,母亲背一袋,离开了父亲居住了26年的钟祥,离开了生育母亲30年的洋梓娘家。
  1935年10月,父母亲回老家的那天,外婆和姨妈都赶来送他们。外婆和姨妈送了母亲一些盘缠钱,表达了她们母女、姐妹之情。她们一直将我的父母送到洋梓河码头上船,到皇庄乘民船经汉江到沔阳,回到了印家湾的老家!
  父母亲回到了老家印家湾,这对于那年离开老家只有9岁的父亲算是真正的回到了老家。对于母亲来说,是随夫到了真正的婆家。祖母看到儿子、媳妇回家了,真是喜上眉稍,感到无比的高兴;母亲抱着离开了几个月的儿子激动得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湾子里附近的乡亲们跑来看我的父母亲;有的奔走相告;“雷老妈的儿子媳妇回来了!”屋里、门口来了很多人,祖母将父母亲带来的接意:冰糖、饼子发给乡亲们吃,乡亲们都为祖母、父母亲,全家人回来团圆感到高兴。
  祖母和父亲在钟祥居住了26年,母亲的娘家是钟祥,哥哥是在钟祥生的,一家人说话都是钟祥的口音,他们虽然是回了老家,有些老家人把他们当成外来人看待,背地里说他们是山蛮。我的祖母和父亲在钟祥居住被那里人称为蛮子,回到老家被家乡人称为山蛮,他们先是身在异乡为异客,后回老家为外人,因语音不同,承受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歧视和精神压力。
  父母亲回来耕种祖母在赵家湾买的二亩多田和自家在南堤湾七弓脑的七分田。
  祖母去世后,葬于南堤湾七弓脑,与伯祖父印学昆的坟墓同地。由于沔阳受兵荒水灾的困扰,父母亲带着哥哥先后到洪湖小沙口和武昌八铺街做小生意谋生,过了几年时间。
  1940年父母亲回家种那几亩田和做米生意维持生活。做米生意是买稻谷,自己在家加工整成大米到街市上买。他们既要种几亩田,又要起早熬夜整米,可以想象我的父母亲比别人要辛苦的多。
  1942年9月20日,即民国三十一年农历壬午八月十一,母亲生了我,这是母亲生二哥桃宝(学名大义,号仁杰)后14年生的我,父亲给我取名双宝,意指父母亲视我们兄弟都是宝贝。生我时,母亲37岁,父亲42岁,他们一生含辛茹苦地抚育了我们两兄弟。
  我出世后,父母亲再没有到别的地方去谋生计,在印家湾定居下来。他们没有房子,房子并不是一般家庭都能做得起的,那时,少数有钱的大户人家住砖瓦房,多数贫苦人家住草屋,极少数个别穷苦人家只能住茅草棚。我们一家四口,就住在小河堤上的小草屋里。我依稀记得,那屋柱了是树木栽在地上的、横梁是用抓钉钉的、壁子是用高梁梗子夹了糊的泥,两间小房、一间住宿、一是烧火。屋里只除了一张木床、一个圆木米桶、一个装衣的箱子、一口厨柜、一张吃饭的小桌和几条凳子等家俱外就再没有什么了,当时在印家湾来说算是最寒酸穷苦的了。
  旧社会农村兴订娃娃亲,一般男孩、女孩都几岁时由父母作主订了亲,由于家庭贫寒,别人总将我家当外地山蛮,因此,我哥哥大义直到十四岁也没有人来给他说亲。哥哥和其他穷人家的孩子一样,没有上学读书,14岁就帮别人放牛、放鸭,从小就帮别人打长工。民国三十六年,即1947年10月,他和本湾的印精武、叶振武背地里到通海口上的杨家场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取名印仁杰,直到1952年才回家。
  我家几代人都没上学读过书,父母亲深知读书的好处,没有文化的痛苦,1947年,我只有五岁时,他们将我送到私人学堂里去读书。
  我的启蒙老师是印成祥,因父母生我排行老三,按“仁、义、礼、智、信”排列,给我取学名印大礼。学堂就在印大伦砖瓦房的堂屋里。后来,随着印成祥教书馆的几次迁移,我和几名同乡同学到魏家湾回民教堂、印家湾上边陶家坝印成标家里读了几年书,直到大陆解放,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继续读小学。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