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氏(宁氏)庸公支系历史介绍

时间:2016-07-02 14:16:52 点击:

一、世出豪门,鼻祖庸公思乡南下宦游湖广

我祖甯庸公,元朝人,原籍大都路大兴府珠玑巷人氏,后来家谱记载为“北直隶顺天府大兴县珠玑巷人氏”,这个家谱的说法应该是明朝时候的说法。这里所谓顺天府大兴县,其实相当于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市大兴区。至于“珠玑巷人氏”的由来,应该和著名的广东南雄珠玑巷没有多大的关系,和北京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根据现在的族谱信息,我们能真真正正确认的是,甯庸公最远只到湖南长沙而已,还没有进入广东境内;再查找北京市的典籍,目前也暂时没有发现珠玑巷的地名。因此可以推断,本支系的鼻祖甯庸公可能是北宋首都开封府甯氏的后裔。理由如下:在刚刚出版的《中华甯氏》第三辑有一个甯氏谱系汇总表,表中记载甯原悌公第五代东昭公曾在北宋皇帝身边担任过“殿中侍御史”,也就是说甯氏曾在北宋首都开封生活过,这意味着金兵南下,北宋两个皇帝被抓,即靖康之难时,就有甯氏族人从开封府逃出来。而众所周知的是,从开封府逃出来的北宋遗民,很多人都是念念不忘故都的繁华的,尤其是那一条很热闹的“珠玑巷”,因此,他们所到之处,为了隐瞒敌人并委婉地记住自己是大宋臣民,往往把当地起名为 “珠玑巷”或者干脆自称是“珠玑巷人”,如福建上杭的珠玑巷、莆田珠玑巷等全国各地涌现出来的众多“珠玑巷”地名,无不如此。可以说,开封府的“珠玑巷”是母,靖康之难后全国各地的出现的“珠玑巷”地名都是它的子,“珠玑巷”名字的起源在于开封。可见,靖康之难后,开封府里面被逼出逃的甯氏,就很可能把他们所逃往的地方称为珠玑巷或者自称为珠玑巷人。说到这里,细心听的宗亲可能有疑惑了,刚才不是说北京并没有“珠玑巷”吗?为什么甯庸公的原籍还记载为“北京珠玑巷人氏”呢?原因很简单:“珠玑巷人氏”这个名号一旦有了,就像人的名字一样,可以随便带到哪个地方都会变。我们的先祖从开封府南逃出来时就冠上这个名号,所以当到南宋末期被蒙古铁骑横扫以致流落到北京的时候,我们先祖身上的这个特殊名号仍然继续保留,于是久而久之,就被习惯记载为“北京珠玑巷人氏”。

以上介绍的是籍贯问题,下来介绍的是生平问题。甯庸公作为本支系第一代先祖,生平不详,在众多族谱中提及相关信息也仅有三处:

一是南下淇泉。淇泉是今天河南省淇县的代称,古代的时候是商朝的首都朝歌,周灭商后,封甯氏远祖康叔在朝歌建立卫国,故家谱称我支系为“淇泉世系”,原因也就在这里。

二是横县甯先兴抄录的族谱记载我支系源于甯逹公支脉。这里先介绍一下甯逹公的一些情况。甯逹公是辅佐齐国称霸的名臣甯戚公的后裔。南朝梁代的时候,甯逹公先后担任南定州刺史和安州刺史。南定州在今天的贵港,安州即今天的钦州。甯逹公到钦州任官以来,甯氏成为岭南望族,人称“五世七刺史”,因此岭南的甯氏多以甯逹公为始祖。甯庸支系的族谱也有此说。甯先兴所录的族谱称甯庸公之上有甯明公,甯明公之上有南宋进士甯宗乔公、甯宗谔公,宗乔、宗谔二公之上有甯原悌公,甯原悌公之上为甯琚公,甯琚公之上为甯长真和甯纯二公以及甯猛力公和甯逹公。关于甯琚公,谱记为廉州刺史,生九子,以儒家思想取名,分别为仁义礼智信忠廉孝悌。在族谱当中记载,九子都成龙,均任有官职,和民间传说有根本的区别。民间传说当中说甯琚养十个儿子,九个是亲生的,另外一个是养子,结果九个儿子都不愿意养父亲,只能依靠养子度过晚年。这是民间编造出来的教育故事,因为它也仅仅知道前3个儿子的名字叫甯仁、甯义、甯礼而已,其他五个儿子的名字都说不出来。在九个儿子当中,其中又以第九子甯原悌公最有出息。原悌公为岭南甯氏第一进士,据家谱和史书记载,公元689年唐朝武则天开科取士,原悌公在1000多人当中,策论廷试获第九名,“荒服得上第,震惊朝野”,后来官至谏议大夫兼修国史,因此名声“益震于天下”,被时人尊称为“谏议王”。由此看来,甯庸支系的族谱确实有独到之处:第一、它是目前两广地区能披露甯原悌公最详细信息的族谱;第二、它能把甯庸公与甯明公连接起来,从而顺理成章地说明了甯庸支系属于甯逹公后裔;第三、是它能说明白本支系“齐郡堂”名号的由来,因为甯庸支系归属甯逹公一脉,而甯逹公是 “齐郡堂”的甯戚公的后裔,所以,本支系的家谱所说的“齐郡堂”,“齐郡家声远,淇泉世泽长”不是瞎说的,是有根据的!

三是元朝至正16年(1279年)宦游湖广省生宗斌公。这里有三个问题值得宗亲们注意:第一是甯庸公有没有官职;第二是甯庸公为什么选择那样的南下路线;第三是宗斌公是不是庸公生的。关于第一个问题----有没有官职问题,家谱几乎没有记载,能解释的只有两个关键的字“宦游”二字。“宦游”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这个词是一个托词,是有资格做官但还没有官职而到处奔波的一种委婉的说法。所以甯庸公在元朝应该是没有官职的,但不排除他在南宋时期有官职或者是有资格做官。那么,他为什么有资格做官而不做呢?原因可能出于两个方面:首先,元朝轻视读书人,在所有职业当中,儒者读书人地位倒数第二,比娼妓的地位还低,仅仅高于乞丐;其次,甯庸公之上的甯明公、宗乔、宗谔公都在南宋任官,按照儒家精神,“一臣不仕二主”,为了保持名节,所以甯庸公不仕元朝,理所当然。关于第二个问题—--路线问题,甯庸公从北京南下,经过的地方有三个,一个是河南的淇县,二个是湖北当阳县(简称当县,犹如宾阳县,简称宾县),三个是湖南长沙。为什么会走这些地方呢?我们的思路是,淇县是甯氏远祖的发源地,我们属于钦州甯逹公世系,历来被视为少数民族的首领,因此,甯庸公南下淇泉有可能是慕名而来,也可能是为了宣示自己属于中原甯氏,华裔血统,不是少数民族的后代。至于为什么南下湖广,经历当县、长沙等地,原因可能出于一种宦游人氏的偏好,通常宦游人氏都喜欢怀古之心,凭吊先人,比如苏东坡被贬南下时也非常喜欢去寻找寺庙古迹就是很好的说明。我们可以从心理层面来分析甯庸公,在宋末元初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作为南宋忠臣,他不愿意和蒙古族当朝统治者同流合污的;作为宗乔、宗谔公后代,从岭南出来至今已经衰落,他希望回归岭南,希望在告别北方生活时再看看甯氏的发源地,看看我们祖宗曾经走过的足迹。而这一切刚好,当县和长沙都属于胡广省,不但是沿长江南下的好途径,也是岭南甯氏先祖任官到过的地方,如甯原悌公的三哥甯原礼被封为武昌正义大夫等就在湖北,此外,在历史上,从长沙通桂林还是入岭南广西的大通道,所以选择宦游湖广是事出有因的。关于第三个问题----宗斌公是不是甯庸公的儿子,我们根据众多的族谱来回答,肯定都说是,但是根据第6代佛养公确切的生辰记载1423年推测,宗斌公大概生于1325年左右,距离甯庸公宦游湖广时间1279年相差46年,如果从甯庸公出生的时间来算,更是相差几乎三代人,所以按常理推算,结论是:宗斌公并非甯庸公的儿子,可能是孙子。

综上所述,关于鼻祖甯庸公的情况,我们后人根据家谱和历史逻辑来推测,是合情合理的,遗憾的是至今我们还不知道庸公墓葬何方,因此不能与墓茔碑刻相互印证。而不管如何,庸公留给我们“世出豪门”的点滴信息,已经足够让我们相当感动。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