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版祝氏家谱为国图收藏

时间:2012-05-16 13:19:00 点击:
    祝氏后人欲模仿祝枝山的笔法为08奥运写《登黄鹤楼赋》

  祝家在湖北孝感的一世祖千五公,明朝封官千户,授封武德将军。明初,他从江西南昌府南昌县迁居湖北麻城县,后迁孝感县,落业祝家井(现孝感市孝南区毛陈镇祝家大塆),依山傍水,结庐而居。这一支从二世祖友清公四子而分,至今在此已繁衍了20多代子孙。现仍居孝感、黄陂一带的有三万多人,分布在祝家大塆、祝家二塆等16个村落,是湖北境内祝姓最为集中的地方之一。

  家谱篇

  “国图、国档破例收了我的祝氏民间谱牒”

  家谱收藏者:20世孙祝庆韬,今年66岁,家住汉口惠济路,江汉大学退休教师。

  家谱年代:1934年编、1994年编、2000年编、2004年编

  在祝庆韬老师家里,我看到了不止三套祝氏家谱,有的显然历经年代久远而有所破损,但并不会因此减轻它作为一个家族几百年历史见证的神圣感。平日里,它们被祝老师悉心收藏着,整齐而干净,线装的书页还透着油墨的香味。

  祝老师告诉我,他担任了家乡在2004年编修的这套家谱的编审,并撰写了序文。待到完成后,他又借上北京看女儿的机会,带上几套新印的家谱前往国家图书馆、国家档案馆捐献。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两家单位本来不收民间谱牒的,但因为他的诚意而破了这个例,他兴奋得揣着两纸证明书回家了,继而又乐此不疲地捐献给湖北省图书馆、省档案馆、孝感市档案馆等单位。奔波各处捐赠家谱,可谓是祝老师的一片良苦用心:“家里藏书太多,待自己百年之后说不定会被后人处理掉了,还不如趁早留几份家谱给国家收藏,也算是为祝家后人把根留住吧!”

  祝老师研究家谱不过是近两年退休后的事情,他的心愿有三,期望着未来几年能实现:一是去湖南衡山的祝融寺参观;二是去山东禹城古祝国的地盘去走走,三是去江浙一带寻访祝枝山、祝英台的古迹、传说和后人。

  其实,祝老师这半辈子的成就在他家里墙上、桌上的摆设中可见一斑——他一直都酷爱书法和绘画,书斋号称“紫竹轩”。祝老师笑称自己“琴棋书画”中唯不懂琴,和老祖宗祝枝山的嗜好相比唯不擅饮酒。近几年突然发现并注意到自家名人祝枝山的墨宝后,他对字画的痴迷就进入了另一境界。近几天完成的临摹作品《前(后)出师表》长卷即是例证。

  在书法上,他之前学柳公权,也练过颜体,尤喜隶书;自“认识”了这位豪放派的才子祖人后,对其艺术上的造诣暗自称叹不已,于是改以祝枝山为榜样,从临摹真迹开始,用心学习其擅长的楷书。去年是祝枝山逝世480周年,他原打算在武汉举办一个纪念性质的书画邀请展,前期工作基本落实好了,后来因为资金紧张不得不停办。一直以来,他想方设法收集着祝枝山的碑帖书画作品集,希望不久可以模仿祝枝山的笔法为2008年奥运会写一幅《登黄鹤楼赋》书法长卷。

  家运篇

  一碗盐,一碗醋,自己吃,自己做

  讲述者:祝庆韬

  我的祖辈以上都是在孝感老家——祝家二塆生活,除了最久远的祖先还有体面一点的官衔外,进入19、20世纪后,几乎都是务农出身,和中国大地上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农民一样,几百年来生活平平凡凡,几乎没有轰轰烈烈的大事记。

  父亲:药店学徒 曾在仁和堂打工

  父亲有一次实在无法忍受就跑回了家,当时被在秧田里插秧的祖父看见,他气愤得将父亲扔进秧田里。

  祖父祝孙望早年就逝世了,留下四子一女,由妻子拉扯长大。由于家境贫寒,父亲祝国谟5岁就进私塾念书,但不久被送往药店做学徒。寄人篱下做学徒,免不了挨打挨骂,父亲有一次实在无法忍受就跑回了家,当时被在秧田里插秧的祖父看见,他气愤得将父亲扔进秧田里。此后父亲再也不敢逃回家,安分地呆在药店,直到20多岁在当地娶妻成家。1930年代,父亲来到武汉的仁和堂打工。几年后的某天,父亲与老板发生激烈争执,一气之下带着家人回到老家,边行医边务农。那些日子母亲本来怀过两胎,但因生活奔波劳累,都很不幸地流产。

  1941年,母亲第三次怀胎生下了我,家人十分慎重,顺应家乡风俗——我须吃百家饭才好养,还被过继给一位族叔做干儿子。父母到村里各家各户讨灰面(即面粉)做个娃娃,拿到枣树下埋着,寓意这个面粉娃娃就是我的替身,可以为我带走任何灾祸。

母亲:能干的农妇挑刺、敲锭子样样行

  她曾自创顺口溜描述“刺”这可恶的东西:“生在高山一片青,死在黄河恨人心,咬牙切齿挑不动,戥子戥子无毫分。”

  母亲江望英也是孝感人,家里是搞营造(即建筑)生意,有农田,也会做手艺,家境比较富裕。她从小就很能干,种田种得都比父亲好,还有一个绝活就是挑刺。村子里有枣树或皂角树常常掉下枯树枝,树枝上有刺,乡亲们平时走路喜欢赤脚,一不小心那刺就会扎入脚板,或浅或深都让人既疼痛又棘手。这时必须立马找到有胆量和经验的人挑出刺,第一个被想起的自然就是我母亲。她曾自创顺口溜描述“刺”这可恶的东西:“生在高山一片青,死在黄河恨人心,咬牙切齿挑不动,戥子戥子无毫分。”我也曾经亲眼见过母亲帮人挑刺的情形:如果伤口浅,抹点生理盐水,掐着伤口,用火烧过的针慢慢挑出来;碰到伤口很深的,就需要把伤口拨开,往里面撒点盐,让伤口发炎,流出血水时肉与刺自然就分开,此时轻轻一挑就行了。

  母亲还有一绝活是敲纺棉花的锭子。如果锭子弯的,就纺不出纱来,所以锭子必须是直的。锭子太细小了,人家可能花上半天功夫也不能弄直,但只要经过母亲手中的小锤子稍微摆弄一下,锭子就直了。在我眼中,母亲真的是一位非常能干的农妇。

  我:十岁当扫盲班老师

  1954年武汉大洪水退后,母亲就带着我们四个孩子过来和父亲团聚,这一次我们总算在武汉安定下来了,真正做了城里人。

  我小时候就是个孩子王,5岁就上小学,六七岁就能站在凳子上给人写对联。十来岁就当上村里扫盲班老师,利用假期和晚上给村里的婶婶辈的、小媳妇们上文化课,当时可神气呢,还得过不少奖励。最令我难忘的就是一支贵重的黑色金龙笔,据说笔头还了镀金,当时值旧币二三万元,能换几百斤米。后来为了宣传新婚姻法,金龙笔居然派上了用场,我们师生特意用它做道具排了一出小话剧,名字就叫《一支金龙笔》。

  1946年,父亲一人回到武汉,放弃了多年行医,而到了当时的黄福泰铁工厂做采购业务。公私合营后,父亲进入了武汉拖拉机厂(现武汉小型拖拉机厂)。1954年,武汉发了一场大洪水。洪水退后,母亲就带着我们四个孩子过来和父亲团聚,这一次我们总算在武汉安定下来了,真正做了城里人。

  母亲一辈子没有参加工作,在家相夫教子,靠父亲的微薄工资来维持全家六口的生计,日子过得相当艰难。我中学没读完,去学剃发,直至进了一家工厂。1959年考上大学,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回到以前工作过的地方,做了十几年的模具工人。后来,脱离一线生产,搞宣传工作,之后调到市委宣传部,刚从江汉大学退休。父亲在70年代因工伤事故去世了,母亲陪伴我们走到了本世纪初也撒手人寰了,她留下来一句话让我受用了一辈子:“一碗盐,一碗醋,自己吃,自己做。”我也就是靠着这句话才在人生之路上踏踏实实地走到了现在。我的三个弟弟妹妹如今两个意外身亡,只剩小妹妹,想起昔日的手足之情,这人世的无常总是让我悲伤不已。(记者卢欢 采写/摄)

  孝感特色的祝氏家族

  祝姓粉墙师傅走俏东北

  祝庆韬自从十几岁随母亲来武汉后,就再也没有长居孝感老家的经历了,虽然大多数亲戚都在家乡,但他一般也只有每年的清明节和老人忌日才会回老家和亲人们见面叙旧。多年漂泊在外的他,一回到这里就忆起了童年时代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学校里年纪小,文化基础却最好,老师同学都喜欢;假日里就和小伙伴们去湖山里放牛,在野外只要一抓到小鱼就搞野炊烤着吃……

  如今的村落比起他儿时印象中的样子发生了太大的改变:家家都以砖混结构的新房取代了几十年前的泥巴房;京珠高速公路也直接穿越了村庄,交通更便利了,市里的公交车都通到了村口;还有农田的水利设施更加先进了,用上了自动抽水机,而淘汰了过去的人力车;村里人都打了井,安上了抽水泵,喝上了自来水。

  据祝庆韬介绍,虽然家乡的生产和生活条件慢慢变好了,但由于耕地面积本来就不多,加上祝家人有特别的手艺代代相传,所以年轻人都出外做事了,平时回去也只能看到老人和小孩的身影,原来有几千人的村落颇为冷清。原来,能让祝家人发财致富的方法就是他们在建筑行业上的特别本事——粉墙。粉墙是个特殊的行帮,讲技术和经验,祝家人就有窍门既能保证质量,又能确保速度。他们往往结伴北上,在东北一带靠粉墙的本事谋生,据说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活儿东北人还真做不来。生意做大了,个个都成老板了,衣锦还乡之时,都不忘把家乡人带出去一同致富。祝庆韬的一个叔伯弟弟就是这样一个建筑队经理,才去东北做了三五年,年收入就几十万,先后从家乡带了一千多人出去,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每每提起这件事,祝庆韬心情就特别激动,忍不住夸家族的创业者们有头脑、有良心,看到家乡发展的势头良好,也感到自豪和欣慰。

  祝氏历史名人举隅

  祝融:帝颛顼的孙,名重黎,为高辛氏火正。以谆耀敦大,光明四海,故命之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命重黎杀而不尽。帝以庚寅日杀重黎,以其弟吴回代重黎,复居火正为祝融,遂平共工氏。后世祀为火神。传说祝融发明的“击石取火”,使人不再为保存火种发愁,这就大大方便了人类的生产生活。因火又是红色的,所以又被称为“赤帝”。武汉磨山上有祝融观星像,后人尊为楚人的始祖。

  祝英台:东晋会稽上虞人,小字九娘。作为中国民间四大传说之一的“梁祝”故事,被有关部门提出申报为世界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相传农历8月21日是祝英台殉情的日子,每年8月四面八方的水陆香客,络绎不绝地前往宁波城西十五里外的忠义王庙进香,尤其是青年男女更是虔诚地烧香许愿,并在墓地绕行一周,以古老相传的一句俗谚“若要夫妻同到老,梁山伯,祝英台坟上绕一绕”来祈福。

  祝允明(祝枝山):生于明代天顺四年(1460),卒于嘉靖五年(1526),字希哲,号枝山,因为右手生有六个手指,所以又号枝指生。长洲(今苏州)人,任过南京应天府通判,故有“祝京兆”之称。他自幼就聪慧过人,五岁时能写一尺见方的大字,九岁会作诗,长大后更是才气横溢,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号称“吴中四才子”。书法造诣很深,各体兼能,蜚声艺坛,与文徵明、王宠并称“三大家”。他的书法博采晋唐各家的长处,并有自家面貌,擅长狂草和楷书,作品有楷书《出师表》、草书《自书诗卷》、《和陶渊明饮酒二十首》、《赤壁赋》等。他常以足智多谋、能言善辩、乐于助人的形象出现于《三笑》、《王老虎抢亲》等众多的戏曲艺术作品中。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