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氏千里荆州寻根记

时间:2012-05-16 13:21:27 点击:
    巫山熊嗣泰始祖,在清初由湖北荆州府公安县长乐乡北湖村闾山堡支身入川以来,至今已近400年,因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先人回去寻根,思念之情,在各代老人中均念念不忘。本人从小即有志前往,直到耋耄之年,才与老伴刘文,胞弟昌顺组成三人老年团,分头由北京和恩施出发,抵达荆州。

    我们这次去荆州寻根,几经波折,最终如愿以偿。

      第一件难事:三年难行。在三年以前,约定与胞弟昌顺(退休前为恩施州档案局局长)前往荆州府寻根,几次未果。因公安县为荆江分洪区,大江洪患,谁敢到水淹之地去寻根﹖有时又是酷暑高温,年老怕中暑;更为甚者,昌顺的眼病长期不愈,虽然在本地区和北京专门住院和动手术,但也是时好时患,在家尚行动不便,岂敢远行﹖我则时患高血压,长期髌骨发炎,扶杖难行,决心虽大,人难胜天,直到如今,才强而行之。

    第二件难事:我们在荆州无任何熟人或单位,茫茫大地,毫无线索,从何下手,一时把我们晾在荆州,无路可走,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市档案局。<

    第三件难事:资料难查。到荆州市档案局查资料,这里资料的确不少,然家族史则是泛泛其词,一天查阅,不仅毫无收获,并且每查一册,需付资料费十元。幸好管理员是熊氏后裔,他见我们远道而来,年老体弱,又是同根,决定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把,并建议去找市政协文史办刘作忠先生,说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文史学者,家里有不少书籍资料可能有用。

    第四件难事:高人难得。赶去刘先生家,一进他家,只见门前高悬“荆州十大藏书家”匾额,四间楼房,从地板到天花板,四壁都是图书,中间又是书架,又是桌子,除了书还是书,有精装本、线装本、手抄本、复印本,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眼前这位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谈吐间马上使人可亲可敬。数万册图书,他尽在胸中,书籍目录有条不紊,随手取出熊氏宗谱等有关资料达数十本,从全国到本省,从古到今。我们如饥似渴的分头翻阅,一个上午瞬间即逝。我们惊奇地发现,熊氏家族的确是中华民族中的一个优秀份子,多少国家栋梁和文化精英,多有我熊族先人。祖先的艰苦创业,自强不息的美德,在中国历史中闪闪发光。不足的是只找到了熊族的大根和主干,我们关心的小支小根,仍然茫茫无处寻,此时我们又坠入云雾之中了。

    第五件难事:根源难求。仍然找不到根,下一步怎么办﹖幸而刘先生交游极广,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请来市内众多知名人士为我们出主意。大家反复议论,一致同意,必须下到公安县里,多找熊族后裔,问个明白。第二天一早,同族熊远贵先生十分热情,乐于助人,他和刘先生陪我们同去公安县。我们到公安县里,找到名士张先生,他博学多识,其儿媳妇姓熊,通过数道关系,好容易才找到原县委党校校长熊昌辉先生,我暗想,这是否是我的一家同辈人﹖怀着半信半疑之心,大家一起去拜访后再说。进到党校会客厅,高人满座,主人听说我们是北京寻根的教师,非常热情;一位50多岁的干部,从容捧出一本清朝咸丰年间的线装书,是他在“文革”中精心保存下来的家谱。这位先生在工作之余,又收集整理出十余代先祖的世系名册表,内容十分详尽;并高声朗读其宗谱:“嗣永光先绪,家传自克昌……”,一时间,我们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我情不自禁的说:“找到了根,找到了根!﹖公安县是我们的根,公安县有‘嗣永光先绪……’﹖”巫山熊族十多代人的疑惑,一下子迎刃而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功夫”,眼前那位熊昌辉君,就是我的族弟,我们五百年前在一个锅里吃饭,五千年前就是一家人。

    更为巧合的是,我问他的祖先住在哪里,他脱口而出:“闾山堡?是公安县、长乐乡、北湖村的闾山堡。”我们的嗣泰始祖也是出生于闾山堡,连小地名都相同,这真是一家人。他说,如今的北湖村闾山堡,经过数百年的沧海桑田,无此地踪影了。我们也在刘先生的众多资料中查遍公安县的所有地名,的确没有“闾山堡”。熊昌辉族弟当即答应将尽最大努力去挖根寻底。

    第六件难事:疑点。我们由公安县回京之后,再请昌辉族弟继续寻根,他随即与其胞弟昌凡君回乡调查,找到村里最老的长者熊自槐和同辈熊昌伟君,二人称:所寻公安县长乐乡北湖村闾山堡,已是曾用名,目前只当冥用地址写它(写祖宗冥钱用),而现用名为公安县章庄铺镇紫金村;这是人类活动和历史变迁的必然结果,这个疑点只能追查到此为止。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月排行
  1. 没有

寻根网百家姓氏源流 © 寻根网官方网站 201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寻根网域名:http://www.xungen.so 寻根百姓源流:http://b.xungen.so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苏ICP备12028648号